初戀總是寶貴的,令人難忘的,遺憾的是,十有八九的初戀,

都不能成為婚姻,因為不能成為婚姻,初戀又顯得更為寶貴,讓人回味無窮。

阿偉是一位成功的外科醫生,和太太結婚二十年,兒子已入大學。

在一次大學舊生會,重遇初戀情人Alice。

Alice 當年是眾男生的夢中情人,公認的美人兒。

就是現在,仍比實際年齡漂亮年輕。

當初,為了一個誤會,再加兩人的自尊心特強,就這樣分開了。

後來,Alice 去了外國 ,阿偉留在香港。

初戀的夭折,一度令阿偉痛苦不已,幾乎垮了,幸虧得一位護士同事的關心和鼓勵,令他於走出感情低谷,重拾心情,這位女同事就成了他的太太。

不料二十年後重逢Alice 。

那晚,他們談了很多,解除了誤會,只是,大家都已人到中年!

次日 , Alice 打電話邀阿偉去淺水灣酒店燭光晚餐,

阿偉問:「是不是請我太太一起去?」

Alice 回答:「 我只想請你一個人,我們已失卻太多時光,現在是彌補的時候。」

「對不起,除了因公事,晚上我一般不單獨外出吃晚飯。」

「你不是怕老婆吧?」 Alice 譏諷他。

「我怕老婆!」 他直認不諱。「我好怕不自覺地令她不開心。」

幾日後,Alice 又特地讓速遞公司送來一封信,信封上寫明要他親啟,

並且注明:only for you!

阿偉將信原封退回。

「本來,我會讓太太也看這封信的,既然你不希望她看,我也不看了。

我已習慣與她分享生活中的一切喜怒哀樂。」

Alice很不忿氣。她見過阿偉的太太,已中年發福,且不擅修飾,

像個屋村師奶,相反,自己比實際年齡要年輕得多,風韻猶存。

當年阿偉追她追得這樣熱烈,他不可能對她失卻feeling 的,一定是阿偉的太太兇神惡煞 。

她一不做二不休,當下親身到他診所去。

「阿偉 ,你只需講 yes or no 。 你仍對我有feeling 嗎?你還愛我嗎?你以前是十分愛我的。」

阿偉只笑笑。「愛一個人與恨一個人同樣需要精力和能力。感情過去了,應該無愛無恨,古人說,一笑泯恩愁。讓已過去的、無法改變的事實影響目前,根本毫無好處。我已將我的全部愛分給我的家人,而且,我已過了這種玩浪漫感情的年紀了。」

 Alice 仍不死心。「 你真的愛你太太?還是僅出於一種義務和責任?賽過當年對我那份初戀之情?」

「 我是醫生。我相信一種科學說法,真正的愛只能維持十個月,

正好是由胚胎到嬰兒哇哇出世所需的時日。這或許要從生物進化

的角度來解釋。但愛不同愛情,愛,或許只是一種由荷爾蒙分泌

而激發出的感情反應,一如我們悲傷會流淚,開心會微笑,

是一種很生物式的感情反應。用一個不合適的比喻:雄性動物在

追求異性時,毛會特別亮麗,叫聲也會特別悅耳愛,只是一種行為,

動物也懂得用舔觸等動作表示『 愛』,然而, 唯有愛情,

才是人類獨有的能力。一 個情字,令人類愛的行為,變得成熟、深沉,

由一種單一的行為上升為一種情懷。我很懷念我們的初戀,

但我更珍惜我和太太的婚姻,珍惜我們一起走過的這段路。」

阿偉的思路非常清晰,不愧為一位名醫生。他十分明白,當初,

在他感情最低谷、最消沉時,是現在的太太給他溫暖,喚起他的信心。

後來,太太省吃儉用,自己帶著兒子獨守空巢,支持阿偉外出留學深造。

這二十來年,是太太伴他走過來的。太太全心於這個家上,無心顧及自己的儀容、

衣著,她將每一分一秒,都花在家人身上。而且,太太屬於那種生活低調,

安於做男人背後的女人那種類型。阿偉不想太太為了他而刻意改變自己,

做她不喜歡做的事。因為愛她,他也尊重她,由她選擇她自己喜歡的生活方式。

「我們互相看著白髮開始萌生,皺紋出現,因為這後面包含著許多只有我們兩人知道的故事,孩子的出世,我們第一間屋的喬遷,雙方父母病故的哀痛,我們升職,她的一次有驚無險的大手術… … 點點滴滴都寫在她和我的皺紋上,也只有她和我才懂得。

至於你,Alice, 我很懷念那段我們花樣的年華,但我不會用現在幸福充實的家庭生活去交換那段時日的延續,這只有百害而無一利。如果我們都珍惜我們的初戀,珍惜這次難得的二十年後的重逢,我們就這樣互相握手、互道『珍重 』吧 ! 」

Alice 聽了這番話 ,默默擁抱了阿偉,轉頭就走。

人說 ,蒼蠅不叮無縫的蛋。

今天婚外情、一夜情泛濫,但這絕成不了你忽略她、冷淡她的理由。

珍惜你與她一起走過的路,如是你對她的愛,會如醇酒,愈陳舊愈香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采瞳 的頭像
采瞳

彩虹媽的美兆健康生活

采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